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動態 >> 國內藥企遠未達到可實施大規模資產的地步
詳細信息

字號:   

國內藥企遠未達到可實施大規模資產的地步

瀏覽次數: 日期:2014年5月28日 11:09

  就在輝瑞將以千億美元吞并阿斯利康陷入僵局的時候,同屬于全球十大制藥巨頭之列的其他跨國藥企幾乎傾巢出動,在全球范圍內掀起了一場總規模超過400億美元的跨境并購,全球制藥巨頭用這樣的方式完成行業洗牌和格局重構。

  在華爾街投資人的眼中,以強生為代表的制藥巨頭歷來是最佳投資標的之一,這從強生的股價便可窺見一斑。而在中小型制藥企業看來,制藥巨頭則更像是食物鏈頂端的食肉動物,巨頭們以其雄厚的資本掌控能力及在全球范圍內的業務布局,足以吞并任何試圖在癌癥、糖尿病等重磅領域分食其市場份額的中小藥企。尤其是在原研藥領域,制藥巨頭們早已形成了寡頭壟斷的局面,其他藥企只能在巨頭們的原研藥失去專利保護后大肆仿制。

  很顯然,全球醫藥行業實際上是大魚吃小魚的游戲,并且相對于其他行業而言,醫藥行業似乎更加熱衷于并購,其中一個重要原因便是并購可以快速的獲得新藥研發技術和藥品流通渠道。目前,這一操作模式已被中國藥企效仿,復星、邁瑞等正在如法炮制。

  經過數百次并購后,制藥巨頭們已經構建了一套涵蓋醫藥行業各個細分領域的競爭體系,彼此之間各有優勢,當然也存在較多的業務重疊。以去年的銷售數據計算,強生以713億美元的營收排名居首,與諾華、羅氏包攬三甲,輝瑞、賽諾菲、葛蘭素史克、默沙東、拜耳、阿斯利康、禮來則依次填滿第四至第十位。

  4月下旬以來,上述10家巨頭中高達7家藥企拋出或卷入并購案。按照時間順序,輝瑞4月下旬擬以600億英鎊并購阿斯利康,目前此項并購計劃遭到阿斯利康方面的反對,但輝瑞并未放棄,不排除提高收購價格的可能性。

  隨后,諾華宣布將與葛蘭素史克、禮來展開以資產置換為主要方式的并購動作,即以145億美元代價收購葛蘭素史克腫瘤產品線,同時將流感以外的疫苗產品以71億美元及其他權益置換給葛蘭素史克。此外,諾華還將動物保健部門全部資產悉數剝離,作價約54億美元,接盤方便是禮來。

  上周,默沙東與拜耳達成協議,將健康消費品業務出讓給后者,規模約為142億美元。換言之,在不到一個月時間內,全球十大制藥巨頭幾乎全部登場,潛在的并購規模接近1500億美元,相當于A股179家藥企總市值的60%,遠超國內藥企去年數百億元人民幣的并購規模。

  與諾華、輝瑞此前的收購案不同的是,上述并購直接是制藥巨頭之間的對決。對于輝瑞和阿斯利康而言,是收購與反收購之戰,如果收購成行,阿斯利康有可能從此消失;對于諾華、葛蘭素史克而言,收購則意味著資產重構,二者互相收購對方不具優勢的資產,轉而將所置換的資產變成自己的優勢資產,系巨頭層面的優劣互補。

  上述并購案更為深遠的意義在于,傳統醫藥收購一般是大藥企集中力量收購一般藥企,以達到規模上的提升或消滅競爭對手,很多時候收購本身并不一定能夠為藥企帶來更大的價值。一旦藥企規模足夠龐大,依靠簡單的收購不足以提升價值的時候,就要上升到優化階段,即對旗下業務進行綜合評估并剔除不具競爭力的業務與資產,而該項業務又恰恰是另外一家巨頭藥企的強項,雙方于是產生了資產置換的可能性,這是更高層面的并購。

  當然,若上述并購均順利實施,則全球制藥巨頭間的競爭格局將發生很大的變化,制藥巨頭在全球的影響力將重新排名,但這并不影響這些制藥巨頭整體的業務能力。

  目前,國內藥企遠未達到可實施大規模資產置換的地步,即便是復星、邁瑞這樣的并購能手,也只是停留在傳統的收購階段。對于絕大多數國內藥企而言,收購資產的意愿往往大于剝離資產的意愿,尤其是部分崇尚規模的國資背景藥企更是如此。從這個層面而言,諾華等制藥巨頭的并購案無疑將是國內藥企在并購之路上的教科書。

所屬類別: 行業動態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